谜夙梦浮生001浮生岛主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9-27

夙梦浮生 001:浮生岛主

妘夙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,白发赛雪,打理得服服帖帖。不错,至少外表看起来,她是个很厉害的魔,挺直了腰板,向一旁的老翁点头示意。

“你个魔头,拿命来。”

妘夙白眼一翻,自己还没说话呢,倒是被推门进来的男子抢了先,该男子站在剑上,双手成剑指,一副仙风道骨的风流模样。

“哈哈,老太婆,又有人来找茬了。”白衣服的男童一下子扑到妘夙的肩膀上,搂着妘夙的脖子死命掐着。

“一边去,你才是老太婆!”

妘夙拎起男童的衣领,随手就往旁边一丢。剑上的男子这才看到,大殿一侧,一青袍男子抱着胸,冷眼围观,而他身边的红衣女子,顺势接住了丢过来的小孩,钳制着孩子,不让他乱跑。

剑上的男子底气瞬间泄了七分,“人多欺负人少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

男子来之前只知道浮生岛主是个魔,杀了她就能扬名天下,而且浮生岛上,藏有世间万物的浮生卷,若是能得到这些密卷,号令天下,谁与争锋?

男子可没听说过,浮生岛上还有别人,这一男一女,看上去也是道行了得,以一敌三,自己只怕要吃亏的。

“你刚刚不是还在叫我魔头,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,我就成英雄好汉了?”

男子见此路不通,又转头对一旁的男女说,“本道料想你们一家三口,也是被这魔头捉来的,你们别怕,待本道打赢了这魔头,就救你们出去。”

一家三口,“噗嗤”妘夙掩着嘴笑出了声,“不好意思,没忍住,要打就快点,我还有正经事要做呢。”

“看招!”

话音未落,男子凌空后翻,脚下飞剑直奔妘夙面门而去,手中掐法诀,口中喃喃有词,几道金光悬浮于妘夙头顶,围绕成环,大有万法归宗的架势。

妘夙一个下腰灵巧躲过飞剑,顺势往剑柄上踢了一脚,飞剑加快了速度与力道,直直往墙上狠狠砸了过去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整柄剑没入墙内,墙上还出现了许多细小的裂缝,眼看着就要倒了。

妘夙的身形还在半空,抬掌,掌中红光大盛,似钟罩将她护了个周全,人还没落地,金光迸射,遇红光后齐齐反弹,射到墙上、地上,俱是一个个的浅坑。

几道金光飞向了那男子自己,翻身堪堪躲过,可术法已经被打断了,金光霎时不见。

“岛主,克制!这大殿还要靠老奴修整。”

一老翁自男子身后发声,把全神贯注的男子吓得浑身抖了三抖,他没想到,大殿之内竟然还有一个人?

其实就凭刚才那一招,胜负已分,更不提如今是身陷腹背受敌的险恶境地,男子懊悔,只怕此次,自己是凶多吉少了。怪只怪自己出名心太切,消息都没打探全,这就肆意挑衅,现在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。

“今日饶过你,下次遇见本道,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。”说罢,男子连连后退,大门就在身后不远处,再走上三步,他就可以开溜了。

“等一等,我可没说让你走。”

妘夙的双眸变得猩红,广袖一挥,男子身后的大门便轰然合起,也将男子生的希望阻隔在了门外,大殿之内变得幽暗,四壁燃起粼粼鬼火,隐隐有孩童的笑声传来。

“装神弄鬼!”男子的双眼还没有适应黑暗,立刻召来了三味真火,将大殿之内照得通明,“人呢?”浮生岛主早已不在她原来站的位置上了。

“找我?”

妘夙在男子耳边吹了一口气,男子扑通就跪倒在地,“大仙,大神,饶过我吧,我有眼不识泰山,竟敢冒犯了大神,是我错了,是我错了。”

妘夙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了把扇子,“唰”的一声,打开扇子就轻轻摇了起来,都不拿正眼看地上狂磕头的男子。

“有破绽!”

一指仙法就往妘夙胸腹要害打去,这么近的距离,料她是大罗金仙也躲不开了。

“真是的,你瞄准哪里呢?”

男子的笑容僵在脸上,麻木的转头,浮生岛主不是一直好好的站在殿前,没有挪动过半分吗?那刚才……目光又回到前方,哪里还有什么轻摇折扇的身影。

幻象!一切都是她施展的妖法,大殿还是那么亮堂,没有鬼火,没有孩子的笑声,什么都没有。

“这出戏都说不上精彩,哎,白白浪费了我一把好扇子。”

妘夙低头看着手中的折扇,刚才还空白的扇面上,浮现出一个跪地求饶的男子身影,再看殿中,空无一物。

老翁慢慢走到破碎的墙边,两掌置于墙体之上,轻喝一声,有涓流自隙缝之中流淌,眨眼的功夫,墙体、地板皆恢复如初。当然,比起之前,墙上多埋了一把剑,细细数来,这墙上少说都有百十把不同款式的武器,刀枪棍棒都有,都快成武器展示墙了。

“能不能别再出这种差池了,玄武,我都厌倦了。”

有蓝色的小虫飞来,落到纸扇上,纸扇一下子就剧烈燃烧起来,连灰都烧没了。

“不好吃,没什么味道。”

妘夙撇撇嘴,她是魔,吃人生魂也不是什么怪事,但她又和别的魔不同,她吸取的不是道行,而是情感。

“门感天地执念而开,非老奴所能控制,老奴能做的,不过是开门,关门。”老翁目光一瞥,“还有修墙罢了。”

“哈哈,老太婆没吃到好吃的东西。”

白衣服的男孩扑到妘夙脚边,化作一只白色的小老虎,弓着背,蹭着妘夙的小腿。妘夙摇头,这哪像什么神兽白虎啊,分明就是只虎纹的小白猫。

身后本还是空荡荡的,这就凭空出现了一张贵妃榻,妘夙倚坐了上去,白发散开,闪耀着丝一般的光泽。她将白虎放在身侧,有一下没一下的撸着。

“青龙,去拿一卷书来,太无聊了,我要看看话本子打发时间。”

好嘛,世人都梦寐以求的浮生卷,在她眼里不过是消遣的玩意儿改变了一季度该省经济增速只有2.9%的局面。,这魔当得也太悠闲了吧。

青袍男子还未动身,老翁眯着的双眼陡然睁大,“岛主,门又要开了。”

白虎下榻即成男童模样,小短腿没几下,就跑到红衣女子身旁站稳,妘夙也懒懒的从贵妃榻上站起,瞬间恢复成了世人眼里罪孽深重的魔。

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妘夙暗想,只希望这次送上门的,是一个有味道的灵魂,酸甜苦辣都行,她不挑食。


福州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
韶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潮州治白癜风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